成都盲人按摩师的七夕情话

全文字数:2500

阅读时间:5分钟

成都牛市口路42号,闹市中有座楼道狭窄且迂回的筒子楼,这里是一家盲人按摩院,有15位全盲或半盲的按摩师,最年长的叫卢盛喜,已经70岁了。

卢盛喜和妻子李友清在此工作、生活了22年。22年间,他们收入翻了50倍,不变的是不挨饿的简单理想;他们容颜渐老,可相依相伴的感情却似乎从未被岁月冲淡过。

茶米油盐自有真味。七夕之际,廉政瞭望推出专题报道,带你走进这对平凡夫妻的别样爱情故事。

卢盛喜和李友清的甜蜜日常。

她是他的拐杖

记者:你好奇过她长什么样子吗?

卢盛喜:模样嘛我不晓得,也不重要,人好就行了。

这个女子不一般。

亲戚给我介绍了很多对象,大多数人一听是瞎子就走了,所以后来我都不敢承认自己看不见。但是她呢,第一天见面没有犹豫,就答应跟我在一起了。

我以前家里困难,你想嘛,我一天才吃1块钱。80年代包产到户,www.66kj.com,我种不了地,就去加工坊绞面。后来7个兄弟姐妹都成家了,剩我一个,大姐可怜我,把她的一个小孩给我养了。1991年,他们又给我凑了1300块学费,送我来成都学按摩。

学按摩,中医学、生理学、经络学……一共有十多门课程,我学了几个月,学得头都昏了还是不懂,妹妹来了,看到我哭,她也哭,但我实在没有办法。

我找老院长说不学了:不退钱,我也回去。

“不退钱,也不放你。”老院长劝我:“你回家去能咋办?学一点比没学好,学得多比学的少好。”

我觉得也对,就坚持了下来。一年半后学得差不多了,我就弄个小板凳,到水碾河、东门大桥一带摆摊。当时如果回去加工坊,一天才2块工钱;我出来按摩,一人收1块,一天能按十几个。后来,价格从1块到1块5、2块、2块5……1996年认识妻子时,涨到了5块。我有底气了,能养活她和她带来的小孩,不用担心她会跑掉。我说:你苦我也苦,以后咱就不说苦了,就说甜。

标签 成都 盲人 卢盛喜 七夕 按摩师

Posted in 水文仪器.